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频道 > 书法绘画 > 名家推荐

《过访帖》再现北宋变法风云中的曾氏家族命运

时间:2016-11-13 17:51:00来源:中国甘肃在线编辑:赵小春点击:
  《过访帖》再现北宋变法风云中的曾氏家族命运

曾纡《过访帖》

  曾纡《过访帖》

  中国甘肃在线讯 2016年嘉德春拍“大观”中,一件曾巩《局事帖》以2.07亿元成交,一时间成为业内乃至社会关注的焦点。2016年秋拍,嘉德再次征集到一件曾巩之姪曾纡的《过访帖》,这件作品与曾巩的《局事帖》同在1996年纽约佳士得释出,作为目前市场上流通的第二件曾纡作品,该件作品有哪些精彩的故事,以及艺术价值?

  曾纡其人

  曾纡(1073-1135)字公衮,晚号空青先生。江西临川南丰人。曾纡祖上世代为学者,父亲是北宋时期的丞相曾布,其伯父更是“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也多是因为曾巩的缘故,才得以被后人知晓,与曾巩、曾布、曾肇、曾纮、曾协、曾敦并称“南丰七曾”。

  曾纡天资聪颖,十三岁时已经在诗文上有多开悟,伯父曾巩以韩愈的诗文传授指导,学习更加上一层楼。十八岁时,曾纡便在开封认识了当时著名的书画家米芾和黄庭坚,还得以观摩怀素《自叙》以及马公麟的《五马图》,为几十年后为其两部巨著题写跋文奠定了基础。从这时候起,他与黄庭坚、米芾等诸多文化名人、书画大家结为忘年交并与书画结缘。

曾纡《怀素自叙帖跋》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曾纡《怀素自叙帖跋》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然而,曾纡一生不得志,仕途坎坷。起初,曾纡以恩荫补为承务郎,28岁时,被时任二后山园陵使的父亲授予“从事”官职,正式进入官场。然而父亲曾布是王安石等新党中的人物,支持变法,而曾纡结交并追随的是黄庭坚等旧党中人物。北宋元丰八年(1085)宋神宗去世,年仅九岁的哲宗继位,由宣仁太后同处分军国事,同年司马光任宰相,全面废除王安石变法、恢复旧制。前后历时九年。反对变法一派被称之为“元祐党人”。崇宁元年(1102)宋徽宗用蔡京为相,重新启用新政,将黄庭坚、苏轼等称作奸党,分别定其罪状,并由宋徽宗亲自书写姓名,刻在石碑上,称之为“元祐党人碑”,且碑上所列名的人一律“永不录用”。这一年,黄庭坚被贬宜州,而曾纡也被贬永州零陵。“黄庭坚在贬谪宜州时,经过零陵,曾专程去看望同样遭贬的曾纡,并看到了他的近作《江樾书事二小诗》,黄庭坚大为赞赏,并将它书写在自己的团扇上,当时的一些诗人还以为这是黄庭坚自己的诗作。”而对所谓旧党的穷追猛打,曾纡的父亲曾布也参与其中。

  多年后曾纡被赦免,调任书宁国军(治今安徽宣城县)节度判官。终其一生,命运坎坷。“四十年后,曾纡重见《五马图》亦为之题写了长跋。因为他的题跋,李公麟这一杰作被染上了一层凄美的神话色彩而为后世爱好者及研究者传颂不已。“‘当崇宁癸未,余以党人贬零陵。’极为简单的一句话,悲凉地道出了曾纡因为政见不同并与旧党诸名士包括其伯父曾巩的亲密关系,而被定为旧党人物,遭到排斥打击,贬放‘穷徼’。而对所谓旧党的穷追猛打,他的父亲曾布也参与其中。北宋末党争的惨烈从曾纡身上,从他《五马图》仿佛并无表情的短短一句话中已见端倪了。”中国嘉德顾问、资深书画专家尹光华在“北宋曾纡及其《过访帖》简考”一文中写道。

  《过访帖》:写给允直知县七哥的一封信

  被汪藻论为:“沉着痛快,得古人笔意”的曾纡篆隶书今已不见于世,但他同样有这种趣味的行草书则还能见到几件。一是今藏台北故宫博物院《宋人法书册》中之《草履帖》,一是旧为张文魁收藏的《人事帖》,一是亦为张文魁旧藏,今秋再度问世的《过访帖》。

  《过访帖》白宋纸本,高32.5厘米,宽45厘米。行草书十行。文云:“纡顿首,适承过访,深荷情眷。疲曳未果,扣关奉告,欣承挽。起居佳定。惠况太多,实以无人可负,拜赐亦已多矣!千万恕察,不悉。纡再拜。允直知县奉议七哥。”信的内容是说允直去拜访曾纡,自己因为疲劳困顿而“不果”见面。可能是次早曾纡便要出行,故连夜差人“扣关”送上这封信。由于允直送来的东西太多,(拜赐亦已多矣)因自己人手不够“无人可负”,因此有些东西还是送回去,请他“千万恕察,”并非不领情。

曾纡《草履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曾纡《草履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过访帖》和《草履帖》、《人事帖》三札都有同一上款,且同样都为南宋“珍绘堂”所藏。尹书华考证:曾纡尝任宁国军节度判官,当时宣城一带大水,根据当时的赈贷法必须经部议通过才能放贷赈济,太守犹豫不能断,曾纡认为此事急迫不能拖延,自己是这方面主管,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先救“垂死之民”要紧。联系《草履帖》所说“道中雨淖,狼狈之甚,欲烦左右置草履以济兵卒”,并请“借一、二十人相接”以及《过访帖》中“疲曳未果……惠况太多,实以无人可负”云云,似与水灾及赈济等烦琐辛劳相关。且二札书写都有匆匆即书的痕迹,不仅风格相同,且少露锋颖,用的或许竟是同一枝秃笔,令人想见二札似乎是在一个甚为困苦和繁忙的环境中所写。因此,它们书于宁国任上赈灾救灾之时是很有可能的。

张文魁旧藏曾纡《人事帖》

  张文魁旧藏曾纡《人事帖》

  至于被曾纡称为“知县七哥”的允直,目前尚不能确知其为谁。“但名人写信的对象未必也一定是著名人物,宋代当知县的人甚多,史书记载的只是极为少数的一部分,即使同字‘允直’的也未必就是曾纡所称的‘七哥’。”

  900年流传

曾纡 《过访帖》鉴藏印

  曾纡 《过访帖》鉴藏印

  曾纡的书法作品传世尚有几件,但《过访帖》是继北京保利2010年拍卖的《人事帖》后仅见的一件市场流通的作品。《过访帖》右下角钤盖的一方“珍绘堂记”印,应是南宋时期的一位藏家,具体是谁,现在不得而知。“虽然这个藏家是谁还没有考定出来,但是很多重要的博物级藏品中都可见到这方印。”嘉德古代书画资深专家栾静丽告诉雅昌艺术网。

  到了清代,《过访帖》流传到名士钱泳手上,并钤有“吴越王孙、钱立群氏审定真迹”。钱泳(1759-1844),原名鹤,字立群,号台仙,一号梅溪,清代江苏金匮(今属无锡)人。吴越王三十世孙。工诗词、篆、隶,精镌碑版,善于书画,兼作印。画山水小景,疏古澹远。著有《唐赐铁券考》、《履园丛话》、《履园谭诗》、《兰林集》、《梅溪诗钞》等。

张葱玉对《过访帖》的鉴题墨书

  张葱玉对《过访帖》的鉴题墨书

  到了民国,《过访帖》被著名藏家谭敬及鉴定家张珩递藏。宋人书札,落款多不具姓,具名则每率意潦草且多异体变形之字,颇难辨认。《过访帖》一直被人误定为北宋前期钱惟治书,张葱玉在《过访帖》裱背附有二行鉴题墨书:“此帖是曾纡空青,非钱惟治。珩审定记。”

  解放前夕,张葱玉经济发生巨变,所收宋元书画及大批名人书札皆变卖,《局事帖》和《过访帖》均被上海实业家张文魁所得。1996年,其交付佳士得纽约拍卖,曾巩《局事帖》以50.85万美元成交,曾纡《过访帖》以3.45万美元成交。张文魁(1905-1967),字师良,上海浦东人,故居涵庐,早年经商,颇有成就。分事之余,酷好书画收藏,与沪上收藏家庞莱臣、吴湖帆、谭敬、张珩等过从甚密。其收藏的惊人之处在于宋元信札多至四、五十通之多,故宫博物院曾入藏十几通。

  在中国收藏家吴尔麓的帮助下,尤伦斯夫妇在纽约佳士得拍卖会上以50.85万美元竞得曾巩《局事帖》,而曾纡《过访帖》则被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以3.45万美元收藏,并钤有“五常鉴赏”印。

  时隔20年之后,《过访帖》再次出现在中国嘉德2016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古代”专场,估价3500-4500万人民币。

  作为一件北宋书法,经历了九百年种种历史劫难与岁月浸蚀仍保存相当完好,显然是十分稀有而珍贵的。2016年春拍,曾巩《局事帖》以2.07亿元被王中军收藏,此次曾纡《过访帖》的再次上拍,能否赢得藏家的青睐值得期待。

相关文章
中国甘肃在线关于我们|媒体合作|广告服务|版权声明|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友情链接 | 友链申请

甘公网安备 62010002000486号

Copyright©2006-2018 中国甘肃在线(甘肃地方门户网).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电话:0931-8279080 18993144958 QQ:596817985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2377
  • 陇ICP备14001029号-2 网际网联备案号: 6201020200038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 免责声明:站内言论仅代表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本站不承担由此引起的法律责任。
  • 本站部分文章来源网络,若无意中侵犯你的权利请来信说明,本站查明后将及时删除!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 中国甘肃在线